西北狼 论坛首页 / 户外资讯

    中国越野跑 真的需要那么多百公里么?

    西北狼 • 382 点击

    就在众选手赴港准备对决大帽山之巅前后,朋友圈流行着一张图。仿佛一瞬间,国内多出了好多百公里、百英里的比赛。

    TNF 100不仅有北京站,还多了长白山和莫干山;“雷越野”黄山站,赛程达到180公里;江南168公里;张北县的草原天路100公里;爱江山要在明年增设100英里的横贯京西越野赛;崇礼100在“逆境”中再次升级,多了100英里组别;除此之外,HST帝都100、宝山100、灵山100、秦皇岛祖山100、山海关100,真是“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

    (而就在今天10点,2017 TNF100开启报名支付通道,1000个名额3小时满员……并进入候补流程。)

    有网友评论:“2017年,中国的百公里选手都不够使了!”

    这个评论语略含讽刺,一部分人认为:在参与者的基础还没打牢前,突然多出来这么多高阶比赛(主要指距离,100公里以上)是有问题的!

    笔者看来,增加高阶比赛的数量,跟越野跑基础人群并无直接关系。换句话说,不管是不是有足够的人参与进来,先把比赛数量搞上去,也是一种方式。

    多多益善?!

    首先,我们要知道,在2017年,为什么会出现如此多的百公里、百英里级别的比赛?

    从表面上看,参加高阶越野跑比赛的人增速明显。以UTMB为例,2014年国内只有10来人去参赛,2015年增长到50人,而2016年暴涨到300人。如此可怕的增速,让大多数人都会倒吸口凉气,能培养发展如此之快“高级用户”,其基础人群该有多么庞大!

    特别是对长期身处圈子内的资深跑者而言,更是因为长期被同类人群和言论包围,容易产生上述错觉。

    恰好这些资深跑者往往会“跑而优则导”,见识得比赛多了,成绩好了,聚拢了些社会资源,便想着自己组织比赛。其中大部分人并没有足够的商业意识,因此颇愿意按照直觉和偏好行事,直接组织高阶越野跑比赛。

    再加上国家政策对民间体育活动和赛事审批权的下放,省去最费力一步——政府资源的配合,这为比赛大量出现提供了基础条件。

    但正如上面网友的评论,短时间内出现如此多高阶越野跑赛事,国内的百公里选手真的不够用了!无可否认,这看起来并不是一种健康的发展模式。

    与其他运动形式相比,越野跑有其独特性。对于多数体育运动,参与者都需遵循由低阶(主要指距离,50公里以内)到高阶的基本参赛规律。而越野跑则与众不同,对参与者能力和装备有较高门槛,加上30公里的越野跑和100公里的越野跑比赛差距之大,几乎可以被划分为两种运动形式。

    所以有些选手出于某些原因,或许是100公里看起来更酷,或许是那个比赛听起来更牛,跳过30公里,直接去到100公里,甚至100英里以上的比赛。

    这就造成上层高阶参与人群与低阶基础参与人群不是常规的金字塔关系,特别是在这项运动刚刚出现的时候,因为参与者心态不成熟等诸多原因,使得人群数量有点脱离了实际。

    而正是因为如此“不成熟”的心态,让这部分高阶参与人群根本不屑参与国内的比赛,却对国外比赛抱有推崇心态,却又高估了国内的基础参与人群数量,最终导致“两头不讨好”,根本无法招到足够的报名人数。

    也就是说,对于上面提到的那些突然出现的百公里、百英里级别的比赛,除去有品牌基础的部分比赛,其余绝大多数都会因为无法找到足够的参与选手,又无法吸引到足够赞助商,在2~3年内逐渐消失。

    但即便如此,我依然要说:多些百公里、百英里的比赛,其实是好事儿。

    赛事大筛选

    让我们换个角度思考:对于百公里、百英里的比赛,它们需要投入的资源更多、噱头更足,天生具有更强引人眼球的能力。如果这样的比赛在增多,即便是它们最后纷纷死去,但在其存活阶段,已经将百公里、百英里的超级越野跑比赛概念灌输给那些刚刚接触跑步的人。

    在这个过程中,这些不断“死去”的越野跑比赛组织者,会不断反思失败原因,当他们再次投入到赛事组织中时,会主动的将更多精力投入到更短距离的低阶比赛中,而这才是真正培养基础参与人群的土壤。

    而那些留下来的高阶越野跑比赛,为留住优势,纵使会增加短距离组别以实现商业诉求,但依然会将高阶组别作为发展重点,这才是其发展关键。

    如此一来,整个越野跑大环境的赛事结构便建立完成,有基础参与人群培养土壤,也有通畅的参与者进阶通道,还有优质的高阶比赛供少数人选择。

    我们以美国为例:2016年,在美国越野跑协会注册的比赛达到1500场,其中百公里、百英里的比赛在60场左右,不到总数量的5%。从人口比例和自然资源丰富程度出发,这个数据不仅能反映国内越野跑的发展尚存巨大潜力,还说明健康的越野跑比赛结构中,高阶赛事占据比例非常小。

    或许有人会质疑,如果在发展初级阶段便鼓励高阶赛事,是否会培养参与人群只追求距离的不健康比赛观念?虽然越野跑这项运动鼓励参与者突破极限,但更重要的是通过越野跑认清自己的极限,不断追求距离的比赛观念,明显与越野跑精神相违背。

    但笔者认为这恰好是事物发展的规律——“从开始阶段的星星之火,到高峰阶段的熊熊燃烧,再到最后的化为灰烬,有兴盛有衰弱,但无法避免的是过程的曲折与回旋,甚至是倒退。”

    在国内越野跑的发展过程中,我们不可避免的会遇到各种各样的困难,甚至犯下千奇百怪的错误,我们能做的唯有接受,并保持乐观,从错误中吸取经验,才能不断前行!

    即便是现在百公里、百英里比赛形式的增多,即便是大部分参与者还不完全理解越野跑精神,但那又如何!?

    那就让百公里、百英里比赛来得再多一些吧!犯的错误越多,进步也会越快!

    积极乐观地让越野跑在中国蓬勃发展!


    • 0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