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日葵 论坛首页 / 旅途故事

    绿色古道行

    向日葵 • 304 点击

    56f52a806de454d9ef1691911f5b5ff3.jpg

        端午小长假,按清境姐语言做了三天“徽骆驼”,走了吴越古道、徽杭古道和荆墈古道三条古道,满足了自己的古道情结。当时可是走劈了,挥汗如雨,走呀走,走到地老天荒。
     这三天预报有雨,但我们人品大爆发,天空澄碧,皆是阳光灿烂的日子。应该有点雨的,徒步时不用享受阳光下的裸晒,但大方和我是极不喜欢雨中徒步的。阳光于我们,是动力满满。南方的初夏,绿色已铺满大地,处处生机勃勃,呈现在我们眼前的除了路就是绿。我们走在林荫小道上,两边树叶绿得发亮,伴随着阵阵凉风,清新的泥土气息和芬芳的花香,沁人心脾,让我们为之陶醉,算是特爽的一次徒步之旅。
      徽州古道是公子精心打造的徒步活动,共二期,这是第一期。谈及徽州古道,公子倾情而言满汉热爱,我们懂的,清境姐一开始就关注着,我是跟随者。
      古道,是指古人使用过的,并至今保留着部分或全部遗迹的道路。这种珍贵的线性文化遗产,镌刻着祖先文明发展的印记,承载着人类生活的艰辛,商贾的兴衰,文化的底蕴,以及历史的变迁,它们不仅展示了当地的自然生态、风土民俗和人文历史,而且也是寄托我们“乡愁”的重要载体。
            看了上面的字,我对自己的古道情结有所释然,原来我是想通过走古道去感受时代变迁和沧海桑田的踪迹呀,不看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喜欢古道。

    6月7日吴越古道

      越王勾践?范蠡?西施?自己想多了。徽州古道大多以地命名,初涉徒步的第一次就是跟着公子走的徽青古道,之后走过徽饶古道及一些部分古道。吴越古道为五代十国时期吴越(浙江临安)与南唐(安徽宁国)的军事通道,今天我们在浙江、江西和安徽三省飘过。古道曾经设置为景区,石板路曲径通幽,流泉瀑布随处可见,鲜花野果丛中点缀,置身其中好似走天涯。爬升爬升,有点呼哧带喘,汗流浃背,缺乏锻炼呀,中间小憩一会,好多了,继续。
         古道西风下,前方即天涯。虽是军事要道,走在吴越古道,还是感觉南唐风挺劲的,那石城墙,那古驿洞,“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
           2018年吴越古道被评为“最美森林古道”。有同感。茂密竹林,参天大树,泉水叮咚,自然生态保护良好。
           经过努力跋涉,到了山顶的千顷关,1100多年前由吴越国建造,与千秋关,昱岭关合称为“浙北三关“,在古代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现在看只唏嘘一声,这儿曾发生过激战,终以和亲了之,公子说还是女子厉害,化解了矛盾。
          关城城墙用大小石块依山势垒成,关门主体由两块巨大、光滑的花岗岩构成,高近4米,厚约3米,宽可两人并行。如今千倾关两侧还保留有一段古城墙,作为浙江和安徽的分界线。
          越过千顷关不到一里,眼前突现“江南第一天池”,水成蔚蓝色,天空和群山倒影湖中,与长白山天池很像,映入眼帘很是突然和惊艳,时光彷佛跑了调,恍若步入仙境,如台词所讲“天地人合一,似在画中游。”能称为天池的,必有这样的震撼。大方、我和公子想登高远眺天池,无奈时间匆忙,没有如愿。忙着赶路,也是饿了,在天池边简单充饥时,可以看见前面山上有梅花鹿跑来跑去,很难得。之后踏上归途。我像充电马达,一路下行。溪流唱着歌,我在山中绕,抬头还在峻岭间,哪里是出口呀,石板下竟还有蛇在穿行,不由加快脚步,早点走出大山,大方说我脚踩风火轮了,公子寻我们不见有点着急,只能一路追赶,抱歉哈。
          晚上换小车入住临安,就在徽杭古道脚下。今天的强度有点让人措手不及,比公子说的强了一倍,大家个个疲惫不堪,晚饭吃得香呀。

         


    6月8日徽杭古道

          徽杭古道 (绩溪-临安),在杭徽公路通车前,是徽州人尤其是绩溪人通往沪、杭的捷径,比绕道昱岭关近50余千米。徽杭古道始建于唐,是中国继“丝绸之路”“茶马古道”之后的第三条著名古道,是古时徽商和浙商互通贸易的重要通道,在历史上曾经产生过巨大的政治、经济、文化作用,同时,也是一条集自然风光及神秘文化的走廊。这条古道因走出过胡雪岩等人更熠熠发光,还是一条唯一收费的古道,票价68元不便宜,对于我们这些虔诚的徒步者来说不合适呀,除了三步一卖水的地,忽略商道二字,竟感觉在走南北驼梁。

         古道中间是大理石板铺就,寓意“龙脊”;两侧是鹅卵石或其他石头堆砌,寓意“龙鳞”。走在上面,脚底生辉,满眼绿色,非常舒适,不知不觉到了垭口,就是这里感觉和南北驼梁非常相似,一样的云海,一样来来往往的人群,南北有什么区别?再往前走就是蓝天凹,因露营而受驴友的青睐。
         在一个美丽的村子下雪堂吃午饭,这儿有太多驴友的痕迹,所以倍感亲切,今天任务完成不错,早早到达休息地,大家都好好休整一番,为江南第一关1400个台阶做准备。有人说徽杭古道是一条让驴友领略乡野之美的入门级徒步路线,看来不假,还不及吴越古道的难度。
         古道上怪石嶙峋,形状奇特,什么将军石、磨盘石、顺帆石,稀奇古怪的,我们一一略过,终于到了网红阶梯打卡处,哪能错过?得瑟后下去就是江南第一关了,这儿因太平天国待王李世贤于1861年率部于此,赞为天险而得名。据说江南第一关有石阶1400级,沿口刻有“履险如夷”的摩崖刻字,我没数,从从容容下去了,比泰山十八盘要简单。
          对于前世不修的徽商,这是一条通向外部世界的生命之路,所以有民间团体时不时整修保护,这是徽杭古道及一些徽州古道保护良好的一个原因。另外也是因为群山壁垒,不食人间烟火的存在少人知晓的原因。2011年成为景区后,政府投入部分财力保护古道、古树、古屋。所以游人和徒步者同行,一条古道,不一样的步履和装束,哪儿都不搭嘎,竟混搭出和谐,也很有趣。
           晚上入住龙川。龙川村是一个有着1600多年历史的古村落,是胡锦涛主席的故乡,始建于晋朝,是徽州历史最悠久的村落,经历过上千的风吹雨晒,依然保留着比较完整的村落,现在是5A景区,5点半后免费进入。
          村子如船形,有如龙舟出海,堪称风水宝地。村里很安静,居民都在,旁边是稻田,白墙黛瓦马头墙,小桥流水人家,没有什么商业味,很难得。在里面走一圈,如进入世外桃源溜达一圈,很魔力,不错,村巷幽幽,人淡如菊。
          晚餐是徽菜,因三位小伙伴过生日达到高潮。生日快乐🎂🎁🎉,也祝大家一切顺利。


    6月9日荆墈古道

        早上7点半就盘旋在浙皖天路,被小伙伴的云雾天路刷屏。整条公路依山而建,沿着山体蜿蜒而上,全长不足百千米,却有弯道351处,回曲21起,很美,很险,很刺激。
         蜿蜒在山间的荆墈古道竟因家朋的油菜花而为人熟知。与徽杭古道一样是一条商道,曾见证徽商的风云,现在已落寞,只有驴友还时不时骚扰一下,今天就我们一只队伍,不长,精华部分10公里,海拔有1200米,我们是坐车上来,爬升有400多米。但今天真的太热了,感觉像冰棍被晒化了,阳光把绿叶穿透,闪着金光,唯有爬升前行,手机都没拿出来,全部盗图,谢谢了。
         腐枝树叶铺满前行道路,终于爬到垭口,今天也不容易呀。还有很长的下行路,走吧。走着走着,大方不见了,估计去捡水晶去了。碰到lisa,边走边聊,发现彼此行业有相关性,神吧。旁边泉水叮咚都变小声,好像被阳光蒸发没了,花儿依然艳丽,只是无心看风景,直奔目的地。
         下山到了村子,又走了半个小时,接过清境姐的冰棍,及时雨呀。
          三条古道纳入囊中,还是挺开心的。
          这是一次纯徒步路线,需要点耐力,更需要好的心态,虽是古道,不需要“剑走天涯的侠义气”,只需按自己的节奏上升、休憩和下行,就像自己的人生不必太在意别人的眼光,做好自己就好。
          期待下期徽州古道之行。

    • 0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