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桑美智子 论坛首页 / 旅途故事

    穿越独库公路(二)人生一次难忘的记忆

    杜桑美智子 • 443 点击

    有人经常问我为什么要旅行

    最美的风景永远在路上

    你不出发

    你能看到的只有熟悉和平庸的景象

    在路上,可以体会不一样的人生,遇到不一样的自己,最好的一切,总会在路上与自己不期而遇。


    我们沿着独库公路继续前行,穿越拉尔墩达板,可以尽情的饱览天山草原风光。

    b1180df124d2d69667df675fabbdd904.jpg

    绵软的草地,迷人的花海,清澈的河水远处的雪山,相映成景,牛群、羊群、马群为草原增添生机,完美的呈现了一幅美丽和谐的自然景观画卷。

    平坦的公路美景相连

    一半是天色,一半是人类的杰作。

    独库公路的弯道看似柔和,实则危机四伏。独库公路基本都是在半山腰开山修筑的。

    一弯连着一弯

    路是风景的一部分,还有风景也是路的本身。穿越拉尔墩达板,可以尽情饱览天山草原风光,还有鲜明特色的家庭牧场,哈萨克族帐篷就在天山脚下。

    每片草场海拔不一,高山草场只能作为夏季牧场,而低海拔处的草原可以作为冬季牧场,也就是哈萨克人所说的“冬窝子”。牛羊是游牧民族最重要的财产,哈萨克民族必须在不同的草场之间迁徙,才能保证每个季节,牛羊都能有足够的食物。每到转场季节,哈萨克人民骑着马或开着摩托,驱赶着大量的牛羊,奔波于不同草场,完成家园的迁徙。

    在碎石中修通了一条路。或许很多人会问:一条公路,为何会成为一个“最美的地方”。答案只有一个走过这条路的人才会真正明白。这不是一条平凡的路,从独库出发到库车,人们将经历一个“从火焰到海水的心里历程”。

    公路穿行或盘绕天山而行,会有种时空错节的感觉。路两旁景象万千,风景迤俪,其景观形态、色彩极其具有视觉冲击力。

    独库公路另一个重要的作用就是:它将成为带动新疆天山北坡自然景观旅游的黄金通道。沿途有那拉提草原、乔尔玛风景区、巴音布鲁克草原等享誉疆内外的自然风景区,还有被称为“南天池”的大小龙池也如两块晶莹剔透的翡翠,镶嵌在雪峰环绕的半山腰。

    山间的流水给天山带来了无限的灵气和勃勃生机。路旁不畏山势陡峭,冲破重重阻碍,一波三折的天山小瀑布。

    天瀑之水是冰川融化后汇流下来的,甘甜冷冽沁人心脾。

    独库公路五里不同景,十里不同天,一天过四季,山下蓝天与草地相伴,山上白云与雪山相融。

    车子行驶至天山深处,眼前突然闯入了两个碧蓝色的高山湖泊,像风一样自由两块晶莹剔透的翡翠,镶嵌在雪峰环绕的半山腰。湖水纯净无波,倒映着蓝天白云雪山,婉如进入了一个圣洁的仙境。这就是著名的大龙池和小龙池,也被称之为南天池。此处海拔2390米,是紧邻独库公路的一处絕美景色。

    湖水晶莹清纯,惊艳了双眼,洗涤了心灵,忘却了尘世间的喧嚣,留下的是心中的平静。

    车子继续前行

    独库公路沿途垂直高度的急剧变化,形成了多样化的景观。戈壁荒滩、雅丹地貌、高山湖泊、禾草草甸、森林河谷、雪山草原,大自然赐给人间的美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

    美丽的克孜利亚山地景观。维吾尔语“克孜利亚”是“红色山崖”之意,形成于距今1.4亿年前的中生代白垩纪,由赭色泥质沙岩构成。地壳运动,天山隆升,古岩层大面积断裂崩塌,经雨打风吹、洪水冲刷,形成了今天层层叠叠、高耸而艳红的巨大山体,山势陡峭雄浑,色彩艳丽,颇为壮观。

    奇特的造型是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我们的车子行驶到达库车大峡谷

    公路和铁路交汇

    库车大峡谷又称克孜利亚大峡谷,位于天山山脉南麓、阿克苏地区库车县(古称龟兹)以北64公里处,呈东向西纵深长约5.5公里。平均海拔1600米,最高峰2048米。峡谷南北走向,最宽处53米,最窄处0.4米,库车大峡谷入口。

    库车大峡谷,用语言无法形容的高大和色彩丰富。

    库车大峡谷2003年入选“中国十大最美峡谷”,是中国罕见的旱地自然名胜风景区。由红褐色的巨大山体群组成,维吾尔语称“克孜利亚”(红色的山崖),实为亿万年风雨剥蚀、山洪冲刷而成。

    数亿年的沉积,数百万年的水蚀,数万年的风蚀,当贴近拍摄,仿佛能看到时光的流淌。

    大峡谷的形成大约发生在距今两亿年左右,这个时期地壳发生过剧烈的变动,该地区的地壳反复上升或下降,表现出明显的沉积旋回和岩相变化。

    回不去的是年少,到不了的是远方,只有经历才能体验到的震撼。

    被《中国国家地理》评为中国最美十大大峡谷之一的库车大峡谷名至实归。

    克孜尔千佛洞位于拜城县克孜尔镇东南7千米的河流阶地上,它背依明屋达格山,南临木扎提河和雀尔达格山,东距库车县城约69千米。

    克孜尔千佛洞是中国建造最早的大型石窟寺群,也是新疆石窟遗址中规模最大,保存最好的一处。堪称“第二个敦煌莫高窟”。

    目前存有壁画的洞窟大约有80个。壁画的总面积约1万平方米。主要以佛传故事为主,反映了小乘佛教思想。克孜尔千佛洞按照自然区域可分谷西区、谷内区、谷东区、后山区四个区。总体延伸大约有3公里。

    据有关文物部门介绍,30年代初,德国柏林民俗博物馆考古队的勒柯克,从这里盗走的壁画、塑像和其它艺术品,以及手抄或印刷的汉文、梵文、突厥文、吐火罗文的文书,就达上百箱!还有英国的斯坦因等人,也来新疆盗走了大量壁画。

    墙壁上的洞是原来插红柳枝的地方,用以支撑沙土结构。

    克孜尔千佛洞的壁画由于自然和人为的因素破坏较为严重。但是主要原因还是人为破坏。在克孜尔千佛洞,外国的一些“考古家”不仅盗走了很多雕塑,还用胶布粘走了大量壁画。

    米勒说法图

    克孜尔千佛洞的这些壁画深刻反映了当然古龟兹佛教的盛况,代表了龟兹民族的文化艺术水准,它对研究龟兹社会历史、 佛教文化以及中西方关系,都具有重要意义。

    这些图片就是当年外国列强假借考古之名,盗走克孜尔千佛洞佛像的部分照片。

    这是被盗走的部分佛像复制品

    韩乐然(1898年一1947年)原名韩光宇,又名幸之、信之, 朝鲜族,生于吉林省延边龙井村。自幼酷爱绘画,后考入刘海粟主办的上海美术专科学校,1931年秋,进入巴黎美术学院学习,1937年秋返回祖国参加了抗日救亡运动,1939年前往延安。他是杰出的朝鲜族政治活动家、人民艺术家,被称为“中国的毕加索”,对敦煌和克孜尔石窟艺术进行了深入考察,特别在克孜尔石窟艺术的研究上做了开创性的工作,首创以油画、水彩等西画临摹壁画。这一时期他创作了大量作品,并在兰州、迪化(乌鲁木齐)、库车等地举办了10多次画展。这些作品一方面展现了中国传统艺术的独特魅力,使石窟艺术这一民族文化瑰宝得到社会的认识;另一方面艺术地展现了边疆少数民族的风土人情,为画坛开拓出一种全新的绘画主题。

    (左一为韩乐然)

    1947年7月,正当韩乐然怀着挽救和发扬民族艺术的赤子之心,准备以更大的精力投入到考古和艺术事业时,却不幸在乘国民党军用飞机由迪化飞往兰州的途中遭遇空难,英年早逝。1953年,韩乐然夫人刘玉霞把他的135幅代表作品捐赠给国家,收藏于中国美术馆,成为珍贵的文化遗产。

    新中国成立后,韩乐然被追认为革命烈士。

    他将考察的情况和对游人保护洞窟的要求,做了题记刻在一个洞窟的墙壁上,没想到竟成了绝笔。


    达克孜尔千佛洞洞窟建造在半山腰,为方便游客上下而修建的石梯在陡峭的山壁上蜿蜒。

    这里规定:游客必须在兼职导游身份的管理人员陪同下方可进入,此外,包以及照相机被要求全部寄存。幸运的是,开放的6个洞窟允许手机拍照,只是不能用闪光灯,目前236个洞窟,仅针对游客开放其中西窟区6个,但如果肯另外花钱,可以看其他洞窟。

    这并非是克孜尔千佛洞的管理方有意吝啬,而是保护文物的无奈。比如“到此一游”的痕迹,同样被游人刻画在了这里,而在洞窟安放佛龛的两侧墙壁上,一个个嵌入墙体的手印赫然在目。管理人员告诉我,墙体由泥沙构成,在参观者不断的抚摸下,很容易形成手印。

    2014年,克孜尔石窟作为中国、哈萨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三国联合申遗的“丝绸之路:长安天山廊道的路网”中的一处遗址点,被列入了《世界遗产名录》。

    苏巴什佛寺遗址-该遗址是晋到唐期间龟兹地区的佛教文化中心,经过千余年的风吹雨淋及外国探险队的破坏性的挖掘,现已面目全非,但现存的残垣断壁和佛塔仍显示出昔日的宏伟和壮观。听说唐僧当年西行取经路过此地,曾在此地讲经颂道达两个月之久,能让高僧逗留此地讲经两个月,可想而知当时苏巴什佛寺的繁荣程度和当年的风光。

    对面就是西游记中女儿国的都城。看着这些断壁残垣,可以想象当年女儿国的繁荣和寺庙的辉煌。

    库车大寺坐落在库车县旧城黑墩巴扎,是新疆境内仅次于喀什艾提尕尔清真寺的第二大寺。在库车老城区众多生土建筑中,库车大寺绿色的琉璃穹顶在阳光下显得格外夺目。

    大寺门楼高18.3米,全部青砖砌成,高耸的门楼与宣礼塔,庄严挺拔。塔柱雕以伊斯兰风格图案,穹窿式楼顶,形似天宇。

    寺内礼拜大厅1500平方米,可容纳3000人大礼拜。纵横8行的64根六棱形大柱,饰似彩雕绘画,支撑起由102块方格画图案组成的天花板,华丽壮观。

    值得一提的是小礼拜寺之北有一处声威显赫的“宗教法庭”,它是政教合一的产物,也是新疆保留的为数不多的伊斯兰教司法机构遗址。

    每一次行走都是一种心情,在想像之外的环境里,去改变自己的世界观,从而慢慢改变心中真正觉得重要的东西。

    人生中

    最重要的不是速度

    而是方向

    户外也是如此,只要方向正确,总有一能到达。


    • 0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