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san刘 论坛首页 / 旅途故事

    第一次“当驴”

    Susan刘 • 234 点击

    5204c4f3e58ae660a90baa1512150b8f.jpg


    我是在窝窝嫂子的朋友圈里看到她们徒步的照片,尤其是上周去野长城的那些影像,我简直喜欢的一塌糊涂。

    74a46d594e53109d5360d292d7ebe84a.jpg

    莫名地喜欢那种旷野之下的不失雄宏但饱经沧桑的残垣断壁,那些散落或堆积在杂草中历经日晒雨淋风化的碎石瓦砾,每一片每一颗都承载着历史的厚重与沧桑。徒步其中,观品的不仅仅是融入自然的人文景观,更多的是触景生情的感悟与沉思。

    920654880e4231313917083bf9636b63.jpg

    或蓝天、或白云、或狂风、或乌云,或晨起的一缕朝阳、或傍晚时分的一抹晚霞,在这里,与残桓断壁和瓦砾碎石一起,无言地讲述那些尘封的故事,然后在跌宕起伏的故事里,景观与景观里的人文,便成了新起伏跌宕的故事,尽管渺然,却也永恒。

    106507d5ecc7b5c71feba1668b72cd63.jpg

    窝窝嫂子与她朋友们在野长城徒步跋涉的照片美好而惊艳。

    a9a2d87cc3efeb38edc08140badc598c.jpg

    因为喜欢便更易受到感染。怦然心动的那刻,我按捺不住呼之欲出的神往,也没注意已是深夜时分的顾忌,便信息外加电呼地骚扰窝窝嫂子,询问她们户外活动的组织及要求。


    嫂子直爽热情,快人快语,很快她便拉我入了“环球徒步”,并贴心地告知我户外徒步所须装备和注意事项。也很快地,我便报名参加了本周六的盛夏特别版《超级穿越》——大峪山清凉休闲揽胜之行。


    以最快的速度网购了登山杖、登山包、护膝、以及速干衣、裤,也算是为了自己即将开启的生新做一点庄严而隆重的助力。

    4a5404da243db7061a3e848e3efa9fb1.jpg

    终于架势要当驴了,我有点忐忑,更多是不可名状的兴奋。


    办公室的小同事玩笑我说:“刘老师好威武,当驴也这么刺激,周六可是37度呢。”


    没有经历过太多次的绝望,你永远不会体会走到尽头的苍凉。在这些不经世事的小姑娘眼中,三伏天37度下的徒步纯属于是不可理喻的恶性自虐。然而于我这各种“丧”到极致的倒霉催的来说,这种自虐何尝不是一种“有时候真到走投无路的时候,没准就学会了飞”的质跃。更何况,行走在纷纷扰扰的尘世,面对着起起伏伏的生活,谁也没法预测未来是什么样子的,当然了,当驴的想法只是一转念,可真成驴之后,我也不知道以后的路途要面对多少个37度,抑或39、40也会有的,既然不知,又何必在乎到底哪天、什么样的气温、什么样的环境合适当驴呢?


    因为兴奋,更因为最近心里频积了太多沉闷的烦事,周五的晚上很老早就躺下啦,可是一宿还是同最近的以往一样,仍然是各种姿势的睡不着,我知道睡不着是一种病,而我已经病得不轻。就这样越想睡越清醒地到了周六大早,早早来到约定集合的地点。背上行囊登车的那瞬,我却有点莫名的感动,这么多年来,貌似洒脱地放下所有的牵绊,第一次顺自己的心而行,于我来说,不管以后能坚持走多远,但这驴途的起点倒是意义非凡了。


    除了窝窝嫂子外,本次徒步别的17位驴友我都是初见,礼貌的问候后,我不用花太多精力去关注外界,而别人也不会刻意留意我,这种感觉让我很舒放。然而更让我舒放的是,投身在四目苍茫叠翠流转的大山之中,我感觉我的心就好像一下子从狭小而漆黑的铁匣里破逢而出,随着汩汩涌出的汗液在三伏的高温下,顷刻被蒸腾汽化幻衍为轻盈飘渺的云或雾,越飞越高,越高越宽阔。

    b20347f6833d17434e8ac1d21b1bf989.jpg

    那一刻,我泪如泉涌。


    从威严的法官华丽转身为妇联工作者的窝窝嫂子,聪慧典雅中沉淀了知性女子的沉稳,人到中年内外兼修的气韵和世事练达的豁朗与清透。她轻柔温语地对我说:“我不知道你现在在经历什么,但我能懂你的感受,走起来吧,大自然就和母亲的怀抱一样,投入其中,很快你就能释怀。弱水三千,只取一瓢,我取网名为窝窝,其意就是无论多么繁华耀眼,我只想有一个安放心魂的小窝,在那个窝里,我教养好我的孩子,照顾好的父母,然后自己哄自己的开心,如此就好,不要想太多,也不用太多纠结,一切难都会过会的,徒步是释压最好的方式,不信你走走看。”

    66406f13f3a309042cd2316206446946.jpg

    因为是新驴上路,啥也不懂,多少还是担心会因为自己的缘故影响整个团队的行进,可是我没想到,我这头初来乍到的新驴可能是缘于平时比较好动的缘故,耐力、体力和脚力似乎不弱于有些资历不浅的老驴和强驴。


    比如说,窝窝嫂子,与我相比,绝对算是小有资历了,然而真正走起来,她却是老驴里的弱驴了,弱得都赶不上我这头新驴。我一开走,就看不见她,再一走就更看不见了。边走边“嫂子、嫂子”地喊,不见回应,时不时走过的驴友们说,你嫂子在最后的,她每次都是收尾的。于是我等了又等,也不见她追上来,心想这攀爬的速度也太慢了,简直就是蜗牛嘛,我坏坏地在心里给她改名为“蜗蜗”。


    我们所徒步穿越的大峪山是华北平原与燕山山脉在昌平十三陵一带的接壤地,素有“京师之枕”的美称,又有“密尔王室,股胧重地”的美誉,皆源于大峪山边缘多个独峰相距不远却各自散落成山,而十三座皇陵都似在山的臂弯里,又背靠青山平添一份威仪。


    虽然山海拔不高,但说实话,那天的山路原比想象中崎岖陡峭的多,又因为气温高气压又低,所以行走起来还是颇有难度的。这个时间点的山里色彩比较单一,没有啥五颜六色的山花,除了比人还高比梳子还密的碧油油的叫不出名儿的灌木野草外,就是郁郁葱葱遮天盖日一眼看不到头的各种树枝和树叶,大有丛林探险的意境。

    d4aab51a9fe39d68179aaf319cd2fe20.jpg

    驴友们很是矫健,沿着或有或无的所谓的羊肠小道,很快便一截一截地没入密林之中。无论是跟队急行,或是一人的探索前进,那种新奇、神秘和刺激感都会让你对人生、对生命有更深层次的思考。


    想想,北漂后二十好几年来,为生计的案牍劳形,常常把这种“欲穷千里目”闲雅意幽和“无限风光在险峰”的雄旷高远,生生地揉进了生活的披星戴月里。即便是人的一生中,有太多的遗憾,太多的身不由已,太多的无法改变,但终归是自己把自己给辜负了,无论是时光还是心绪。


    “尘劳迥脱事非常,紧把绳头做一场。不经一番寒彻骨,怎得梅花扑鼻香。”也是,生而为人,谁不是从一个个事故中磨练沉淀,变成一个个有故事的人。如今,树在、山在、大地在、岁月在、我在、你在,还要怎样更好的世界呢?


    回头想想,再朝前看看,蓦地,我的心也欢腾雀跃起来,甩开膀子,迈开步子,汗水如汩汩山泉畅快地从每一个毛孔里涌出,痛快淋漓。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过如此让生命热血沸腾的体验,融身于大自然宽纳的怀抱,自由呼吸,随景信步,身体有种从未有过的轻舒惬意,很喜欢这种攀爬的感觉,也第一次真正地开始关注我用脚步丈量的景观。


    我一直很好奇,也很不解,为什么把“喜欢徒步的人”称作“驴友”?


    直到这次走上“驴途”之后,我似乎明白了一点点。中途时,出了点状况,我们偏离了“驴头”大哥采过点的路线,临时要自己开辟和探索一条上山的路径。当我们从一处山面向上一无反顾地开进时候,看山人直朝我们喊:“里面跟本没路,就是一处陵园。”,那一刻,我脑子里突然冒进“犟驴”一这词,感觉深刻而鲜活。

    48f9d693578cc89a7a298e4862a83305.jpg

    犟,执着也。正是凭着执着的毅力和信念,我们从没有路的山面,自己披荆斩棘,战胜艰难险阻,有些险要之处,大有徒步变成攀岩之势,最终到达了目的地。在感慨“海到天边天作岸,山登绝顶我为峰”时,我终于明白了“世上所有的坚持,都是因为热爱”这句话的真谛。

    adf0d06343ecaa5445a06d512fbf932c.jpg  

    第一次的“驴途”,我结识了敦厚耐心有担当的带头大哥“残梦”、开朗爽快的“毛毛姐”、风趣热心的“puri”、健步如飞的气质美女“壹一”,还有许多我一时半会对不上号的很随和温暖的一群热爱生命、热爱自然的人们,简单明快,满满的正能量。


    自从开始了“驴途”,我感觉我把死水一潭的“活着”变成了赏心悦目的“生活”。徒步,不单单是身体走在路上,而是心的旅行,或驻足或前行,都是最真纯、深刻、又释然的触摸灵魂。


    既然当“驴”了,我就当那头“犟驴”,一条道走到黑……

                

    2019年8月15夜完稿于京家

    9f76c52826d8c29f419cf7c1fc00a1ad.jpg

    • 0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