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灵公子 论坛首页 / 旅途故事

    一抹红印,淡刻时光指纹

    精灵公子 • 293 点击

              ——记红色陕西大串联:震撼视觉波浪谷 壶口瀑布 南泥湾 天赐湾大峡谷三日行摄(2015年9月2日-9月5日)

       时光从一个点跳到另一个点,来不及体味绿的温柔,就被抛到九霄云外的陕北;此刻、我想我是孤单的,因为一大堆的回忆就像满满的棉花糖一样,空虚但却叫人痴迷。

    -11324682a5262e81_副本.jpg

    【时光的指纹】

      陕北高原上,这片神奇的土地,吹皱了岁月的雨,散落在流年里那些旖旎过往,早已是繁华盛宴的谢幕。岩砂上的纹路如同波浪翻滚,层层叠叠,时空流动。在岁月的呢喃中,从指缝中慢慢流逝的时光,从容的刻下时光的指纹。

       刚从四川雨雾青绿中走过,仿佛时空穿梭一般,火车的轰鸣声中我已经到达另外一番景象:黄土高坡,满目苍凉;也许人们认识“波浪谷”还是美国的亚利桑那州北部朱红悬崖的帕利亚峡谷(Paria)。岩石上有着像波浪一样的纹路,这个地方被叫做"The wave",这种古老的沙丘随着科罗拉多平原的上升,加上漫长的风蚀,水蚀,峡谷里砂岩的层次逐渐清晰地呈现出来。平滑的,雕塑感的砂岩和岩石上流畅的纹路创造了一种令人目眩的三维立体效果。 


      而在靖边的波浪谷,走过了古生代,走过了千万年,经历了岁月的沧桑变化,见证了古战场的血雨腥风,在记忆的指尖,缓缓弹奏着它独有的乐章,激起心中层层涟漪;唯有,这片一抹红,让过往,在时光的剪影中,逐渐因为洗礼而变得更加绚丽。

       这种红色的石头在学术上被称为"砒砂岩",成于古生代二叠纪和中生代三叠纪、侏罗纪、白垩纪之间。这是地球历史中地质最活跃、生物最繁茂、动物最庞大的时代,每一代、每一纪,气候、生物、地壳的风云际会,都在砒砂岩的岩层中绘上了属于自己的独特色彩:红色的泥岩和碎屑岩。


      穿过红色的峡谷,爬上红色的崖壁,走进闫家寨,走进了一段寂寞而又辉煌的历史记忆。那些为了逃避战乱而在悬崖上居住的人,宁可大费周章忍受危险,也不想卷入可怕的战争中。而一线天的形成更是让人惊叹。这里曾是一片汪洋大海,当它封闭为内陆盆地后,那些大地上以蕨类植物为主沉积;于是有了砒砂岩区,它是自然界中风蚀与水蚀的过渡区,再加上重力侵蚀和人为侵蚀,各种侵蚀力不仅在空间上复合作用,而且在时间上交替影响,一年中每一季节都有较强的侵蚀现象。不断的侵蚀"雕琢",使得砒砂岩呈现出各种不同的形态。这也是自然历史留给我们远古的记忆啊。


    【空谷的悠远】

       当初想到“天赐大峡谷”只是一种向往,悄悄的靠近,却有了一种震撼感。比起波浪谷的的红色之美,我却觉得这里的美是一种大气磅礴之之势。

       在岁月的年轮中,天赐乡也辉煌过,在唐代就是北控沙漠,南作长安屏障的重要军事咽喉之地;而现代更是革命老区,是一代伟人毛泽东生活和战斗过的地方。天赐大峡谷也曾经被人熟知过,沿着峡谷边修建的栈道,大概也是曾经想作为旅游开发而建的。最终这里还是被人遗忘了,木栏杆栈道因为年久失修已经有些摇摇欲坠,让人有点担心。

    IMG_20150904_102735_副本.jpg 

     也许时光可以模糊了容颜,即使过往曾消瘦了繁华。轻唤于峡谷中,回声阵阵,抹不去历史的沧桑。有人形容它“黄土高原,千沟万壑,纵横交错,山峦起伏,连绵不断,它像一条桀骜不驯的巨龙,匍匐在陕北高原之上。”

      千万年来,天赐大峡谷风雕雨刻,形成了千姿百态的形状,有的地方宽若虚谷,有的地方窄如一线,有的地方面目狰狞,有的地方舒缓平坦。这又是大自然给我们的另一个惊喜。

    IMG_20150904_103638_副本.jpg

       坐在明净的时光中,静静守着一窗微风绵绵,细细聆听岁月的呢喃。如果说只有在晚霞中才能看到红艳,伸手掬起一片天边的云彩,在心中,曼舞着自己暖暖的笑。人生风景无限,经过了的颜色总在变化,只愿心中守着属于自己的颜色便好!


    • 0 回复